• 一九九三年冷战结束时,人们认为“一切战争都已落下帷幕”。实际上,从那时起,超过一百万人在战火中丧生,其中很大一部分“战绩”属于政府军。战争和暴力似乎称为一种常态,而和平则像濒危物种一样稀有。一位以色列学者曾这样解释,“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战争,可能是因为男人热爱战斗,而女人则热爱勇士。”他的话也许是对的。

    自从利比亚内战爆发以来,叛军连连败退,以卡扎菲上校为首的政府军一路高歌猛进,逼近叛军大本营班加西, 扬言“四十八小时内结束战斗”。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北约联军兵贵神速,以雷霆万钧之势空袭卡扎菲政府军,力助叛军解围,最终使战争进入僵局,置利比亚人民于内战的水深火热之中。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精神,这是人道主义精神。”

    在这场没有正义的战争中,英美不遗余力地推波助澜,而出生于利物浦,曾在牛津大学求学的著名战地摄影师蒂姆·海瑟林顿(Tim Hetherington)和供职于纽约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的克里斯·洪德罗斯(Chris Hondros) 却丧生于这场战争,使这场祸及利比亚人民的战争又多一抹悲剧色彩。

    四届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grapher award,又称荷赛)得主,奥斯卡提名导演,四十一岁的蒂姆·海瑟林顿,在卡扎菲军队与反政府武装僵持的米苏拉塔市(Misurata)内的一条主要大街上被迫击炮击中不幸身亡。晚些时候,同行的另外一名记者,两届世界新闻摄影奖,普立兹奖 (The Pulitzer Prize),罗伯特·卡帕奖(Robert Capa Golden Award)获得者,克里斯·洪德罗斯也因伤重死亡,同行的另外两名战地记者也不同程度地受伤。在遇难前一天,海瑟林顿还在个人Twitter上写道: “米苏拉塔被政府军重重包围,正遭到狂轰滥炸,没有北约军队的迹象。”

    Chris Hondros and Tim Hetherington Photograph: Ho/Reuters

    蒂姆拍摄纪录片时的合作伙伴塞巴斯蒂安·荣格尔( Sebastian Junger)说:“蒂姆将被永远铭记,因为他那些无与伦比的照片和发人深省的电影。”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制片人詹姆斯·戈登斯通(James Goldenston)称,“蒂姆的作品体现了战争和冲突中人性的光辉, 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至于克里斯,他曾在个人简介中特意提到,自己的父母都是二战的幸存者,这就是他关注战争的由来。在其职业生涯里,他的足迹几乎踏遍当代战争的每一寸焦土。一名网友在美联社新闻网站Mail Online关于两位著名摄影记者遇难的新闻下写道:“让我们忘掉所有的伤痛,感谢他们用生命为我们换来真相。”

    最好的战地摄影师似乎总是魂归战场,就像他们的著名的前辈,“如果你照片拍的不够好,是因为你离的不够近”,卡帕如是说。这句名言曾让多少热血青年赴汤蹈火,奋勇之前。也包括我,曾经在高考填写志愿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写下:新闻系。而卡帕在越南踩到地雷同时按下快门的瞬间,则成为永远萦绕脑海的想象。

    作为卡帕生前挚友,曾与卡帕一起空降在盟军欧洲战场并肩作战,被卡帕亲切称为“老爹”海明威(Hemingway)说:“他曾是活生生的,想到他死去的那天,又长又难过。”

  • 一年一度的澳大利亚Moran Contemporary Photographic Prize评选结果刚刚公布,摄影师Dean Sewell拍摄的作品“Cockatoo Is. Ferry”成为今年的优胜者,获得了80,000澳元奖金。

    莫兰奖(Moran Prize)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摄影奖,由莫兰家族提供奖金支持,始于1988年,当时是为了庆祝澳大利亚建国两百周年(Australian Bicentenary)。早期颁发的奖项为莫兰肖像奖(Moran National Portrait Prize),2005年时的奖金额度为10,0000澳元(约合80,0000美元),为当时奖金额度最高的肖像类摄影奖。莫兰当代摄影奖(Moran Contemporary Photographic Prize),从2007年开始评选,参赛者必须为澳洲公民,其获奖作品亦代表了澳大利亚当代摄影的最高水准。


    Cockatoo Is. Ferry by Dean Well. 鹦鹉岛渡船。

    这张大赛获奖作品评语为,“这张照片从一个极为特别的视角向人们展示出这个国家的生活。”

    其他推荐奖获得者(High Commended Prize Winner)作品:

    Naomi and Currawong by Raoul Slater. 內米奥与喜鹊。

    Naomi是圣经人物,路德的婆母(也可能只是摇篮里婴儿的名字),Currawong则是澳洲土著语。

    Morning in the Squat, Newcastle by Hannah Robinson. 蹲着的清晨。

    This Way by Dan O'Day. 这边走。

    Boxing Day, Wellington Point 2010 by Russell Shakespeare. 血拼日。

    “Boxing Day”是大多数基督教国家的节日,通常在12月26日,这一天商家会延长营业时间至午夜,而且大量商品打折或者特价出售。

    Mollie, from the Series Twenty by Vikky Wilkes. 帆鳍鲈,选自组照《二十》。

    帆鳍鲈(Molly)是一种神奇鱼类,全部为雌性,7万年来从未有雄性鱼与其交配,但一直繁衍至今。组照《二十》是一组反应当代年轻人的作品,作者 用这个名字,不知何寓意。

  • 2010-07-22

    身骑白马


    ipod里播放着那首《身骑白马》的时候,飞机刚好在敦煌的机场着陆。我向舷窗外望去,茫茫黄沙一片,似乎千百年来就是这个样子。

    而你却 靠近了
    逼我们视线交错
    原地不动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这分钟
    眼前黄沙弥漫了等候
    耳边传来孱弱的呼救
    追赶要我 爱的不保留

    公元400年,北凉晋昌太守唐瑶联合敦煌、酒泉、凉兴、建康、祁连、晋昌六郡,推举当时任北凉敦煌太守的为李暠(又作李皓)凉公,定都敦煌,405年迁都酒泉。其统治疆域在今中国甘肃西部及新疆部分地区。417年, 武昭王李暠卒,子李歆嗣位。420年,李歆与北凉交战被杀,其弟敦煌太守李恂嗣位。次年,北凉军围敦煌,李恂战败,乞降不成后自杀,国破,史称西凉。

    薛仁贵历事唐太宗、高宗两代,战功显赫,爵位甚高,文书有载,确有其人。 那么一千多年前,薛仁贵就是从这儿跨上白马,去找王宝钏的么?

    我身骑白马 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 回中原
    放下西凉 没人管
    我一心只想 王宝钏

    素来喜欢多元化的曲风,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组band在晚会上弄了一个陶喆的《Susan说》,曲到high处,高音唱跑调,虽然有点儿遗憾,至今还很怀念。感谢徐佳莹,让深居北方的我也能体会歌仔戏这一闽风浓郁的戏曲。

    歌仔戏流行于台湾的各地,与福建南部的五句落板、锦歌等曲种有着颇为深厚的渊源。据说是明朝天启年间,漳州人颜思齐带领几万人去宝岛开荒时,把闽地民歌带了过去,又融合了台湾各地的“采茶”、“褒歌”、 “车鼓”、“竹马”等民歌曲调,遂自成一格。

    与京剧的官宦正剧身份不同,歌仔戏的曲目大部分是文化不高的民间艺人编写的,属于在市民、乡民中流传广泛的通俗读物,题材广泛,凡涉及历史、民间传说、武侠故事、也有一些宗教内容。

    回到现实生活。薛仁贵是骑着白马走的,而我骑着骆驼来。夕阳西下,许些关于大漠的诗句涌上心头,我这个没落的文学青年又要开始喋喋不休了么?不是的,当斜阳消失在沙丘的尽头,藏起最后一抹余光,万籁俱寂的时候,耳边传来方文山写给梁朝伟的歌:

    风沙 要带我去哪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他已经有了答案。而我,依然漫无目的地在大漠上骑行:

    天涯 踩在我脚下 我一路牵挂
    看过眼的繁华 我终于不说话

    于是我将ipod的拨盘转回故事最开始的部分。

    我爱谁 跨不过
    从来也不觉得错
    自以为 抓着痛
    总能修成 爱的果
    偏执相信着
    受诅咒的水晶球
    阻挡可能心动的理由

    不管有着怎样的理由,心动便是心动了,你可以按住它,但不能躲

  • 常常分不清,
    blog到底是一个可以诉说秘密的树洞
    还是一个任人窥探的公共空间
    抑或兼而有之
    有时候明明很想说什么
    却不知该怎样表达

    当我们都受过伤,又都伤害过什么人
    我们变得不再自信,也不再自悲,
    很容易陷入一种进退两难
    拿得起,放不下

    不知道谁会闯进了自己的生活,又自顾地溜了
    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坚强,淡然接受这一切
    刀枪不入也好,百毒不侵也罢
    最后还不是开着灯从一个夜到另一个夜

    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
    才发现,打开了一扇门的同时
    也关上了另外一扇门

    蔡康永说的挺好,

    “如果要爱
    我必须爱一个真实的人

    意思是这个人有缺点有弱点
    会欺骗会犯错
    会病痛会死掉

    如果我爱了这个人
    我只有整个人都爱

    因为不是我昏昧
    也不是因为我倔强

    是因为这是我唯一相信的
    爱的方法

    如果我只爱了这个人美好的部分
    我心里知道
    其实这次
    我没有真的爱”

    没有谁是完美的
    终于有一天,
    当人们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是否会珍惜,眼前的那一个
    还是依然不能面对现实,逃避或者等待?
    当我们渐渐变老
    头脑里充满了条条框框
    各种回忆,各种牵挂,各种羁绊
    是否还会有单纯的美好

    So much was missing when you went away
    Let's start from here, lose the past
    Change our minds, we don′t need a finish line
    Let's take this chance don’t think too deep
    Of all those promises we couldn′t seem to keep
    I don't care where we go


    如果爱,请深爱

  • 吹奏的人 Swanston St., Melbourne

    街舞者 CBD, Sydeny

    街舞者 CBD, Sydeny

    涂鸦艺人:University of Syd,Sydeny

    流浪汉:CBD,Sydeny